颜真卿书法是端庄而中正的,是属于庙堂之美的艺术
分类: 书法欣赏 热度:995 ℃

艺术追求趣味、丰富、生动、感人。艺术家往往将其目标锁定于追求奇崛、追求倚侧、与变化。但实际上追求中正,追求端庄,也是一种感人的艺术表现形式,这就是追求中正之美,追求庙堂之气。
传王羲之《笔势论十二章启心章》云:“若平直相似,状若算子,上下方整,前后平齐,此不是书,但得其点画耳”。这是力求生动的行草书审美创作论。但若追求正大气象,追求庙堂之美,则非平正、中正、端庄而不可臻。当我们看过了舞台剧烈跳跃的芭蕾等舞蹈之后,我们再看一看国庆阅兵式,看一看仪仗队正步走,甚至看一看天安门广场执勤站立的哨兵,我们也许会感受到另一种震撼的美。
设想华夏兴盛之即的大唐,国力鼎盛,万国来朝,除了如剧烈舞蹈之外的狂草之外,更能显示帝国庙堂之气的不正是一种法度完备,深具理性之美的中正、雄浑楷书之美吗?这种美从初唐即开始步步维建。
动乱变幻的六朝北碑是斜划倚侧紧结的,它正好是那个以奇制胜时代风尚的反映。欧阳询、虞世南、褚遂良,结字上开始走向了平正、中正和端庄,但其笔画瘦劲,甚至纤细,虽有清秀之美,但与勃勃向上、恢恢宏大的时代气象还不能相适应。秦汉篆籀中锋和蚕头燕尾之中实气厚,在“屋漏痕”灵感的启示下,运用于楷书笔法;佛道造像的端庄平正与佛经的平划宽结,使楷书的结体找到了中正正大端庄的理想形式。
在颜真卿向乃师张旭请教书学时,他对梁武帝笔法十二意的理解就变成:“平谓横”,“纵谓直”,“称谓大小,大字促之令小,小字展之使大”的表现手法。我们从颜真卿的书法集中可以清楚地看到,在其46岁之前的书作笔画是较偏于瘦劲,风格与初唐欧虞、褚是相近的。从其46岁书《东方朔画赞》始,笔画开始运用篆籀汉隶笔法,变得以中锋为主,笔画变得中实饱满。56岁所书《郭氏家庙碑》,已是雄浑郁勃而不失清气。
在60岁之后,以《马伏波》为标志,结字更趋平正方整,用笔更加圆劲。特别是63岁所书《麻姑仙坛记》,使颜体的端庄、中正,具庙堂气之审美书风走向成熟完善。至此我们再来领会范文澜“盛唐的颜真卿才是唐朝新书体的创造者”,便会知道其所言不虚。64岁后以《宋璟碑》为标志,则是重在从容自在的意境下,以自由表现之姿,在端庄中正为主体风格下,追求内在的灵动、活脱、生趣变化。
成就其不仅具正大气象,且具内在灵秀、斑斓多姿的颜真卿书风。苏轼曾评之曰:“雄秀独出,一变古法,如杜子美诗,格力天纵,奄有汉魏晋宋以来风流,后之作者殆难复措手”。朱长文《续书断》列颜真卿书为神品,并云:“其发于笔翰,则刚毅雄特,体严法备,如忠臣义士,正色立朝,临大节而不可夺也”。

标签:
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